2021年开年B站风波不断 B站发展野心渐显
来源:北京商报 发布时间:2021-01-07 10:33:11

2021年开年以来,B站风波不断,先是被曝融资20亿美元赴港上市计划,后又被指正筹划在支付业务上分一杯羹。B站发展野心渐显,但曾经的许诺言犹在耳:“流量时代的黄昏中,内容是品牌在夜路上的长明灯”,这是B站市场中心总经理杨亮在一次采访中的回答。然而作为高度聚集的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B站做内容与赶风口、追资本能否共存呢?活泼与过火、年轻与低俗,这条红线又该划在哪里?别人走过的路,也许平坦,也许拥挤,但最终B站上下求索的,还是属于自己的终点。

北京商报

动作不断

连着两天,B站消息不断。

先是在1月5日,据CNBC报道称,B站正准备在香港进行二次上市,并预计会在本周末或是下周初提交上市申请,拟筹集资金规模或超20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B站继去年7月和去年底被传计划赴港二次上市后,第三次出现相关消息。与此前相同,B站继续以“不予置评”作为回应。

正当这一消息尚未平息之时,1月6日,B站入局金融支付领域的消息又被曝光,短时间内蔓延至整个市场。

据工信部政务服务平台的信息显示,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提交的ICP备案网站域名“bilibilipay.cn”和“bilibilipay.com”,已通过审核。同时在B站的官网及猎聘、拉勾网等多个招聘网站上,已有招募“高级/资深支付开发工程师”“支付产品经理”等职位的信息,且工作职责包含负责支付平台的核心技术研发工作(收单、支付、清结算、账务),风控系统的整体规划设计、部分支付模块设计等。

“B站如若布局金融支付业务,或许是看好该领域的市场发展,并试图借此与旗下业务和积累的用户相关联,延伸产业链。”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如是说。

不可否认的是,破圈现已成为B站布局旗下业务的代名词之一。仅以2020年为例,B站不仅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计划在影视内容、流媒体等领域展开合作。同时也开始试水综艺,推出首档说唱音乐类节目《说唱新世代》。此外,B站还实现独家播放影视剧《风犬天空的少年》,举办跨年晚会并转播至TVB等。

然而,相较于此前的破圈,此次B站在支付上的拓展却令业内有些担忧。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分析称,首先不可忽视的便是该领域内已经形成了以微信和支付宝为代表的两大阵营,在市场中占有较大的份额。此外,当下市场上的支付平台均有较强的支付场景作为支撑,如微信把握了社交场景,支付宝有电商场景,滴滴则是打车场景,以上场景均能显现出对支付工具的需求和使用的必要性,但B站却缺乏这类很强的支付场景,“如果B站想要在互联网支付市场成为后起之秀,难度很大”。

屡被“点名”

在持续的破圈之旅中,B站现已将旗下业务延伸至动漫、游戏、影视、直播、广告、会员等多个领域,试图挖掘更多用户和发展空间。尽管业务领域多元化,但B站相关负责人则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内容仍是发展的核心要素之一。

B站市场中心总经理杨亮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流量时代的黄昏中,内容是品牌在夜路上的长明灯,只有找到合适的精品内容,才能不被真假难辨的流量漩涡牵着走,传递自己的品牌信息”。而近年来,B站不仅通过加大资源扶持和拉动商业合作等方式推动旗下UP主“上新”,也持续从外界引进新内容。

但被B站看重的内容领域,如今却屡次暴露出问题。

去年12月,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在官网上通报了对B站的监管工作情况。文章中指出,随着B站的影响日益扩大,“扫黄打非”部门也在其成长过程中发现了不少问题。相关执法部门曾先后对其刊载儿童“邪典”、违规境外动画片、违规使用境外音视频素材、违规广告、多款游戏角色形象暴露、内容低俗等问题进行整治。

且据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透露,2020年以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举报中心共接到群众反映B站问题的线索逾500条。按照转办线索,上海市相关部门对B站行政立案处罚6次,约谈10余次。

数字文创产业智库研究员李杰表示:“由于信息量较大,互联网平台在内容审核上容易出现问题,而B站频频被约谈,则显现出问题的严峻性,尤其B站上有很多年轻用户,将会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在B站因内容频频被“点名”的同时,其在多领域的破圈也增加了自身的成本投入。另据同花顺上的资料显示,B站自上市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且亏损规模不断扩大。其中在2018年和2019年,B站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亏损分别为6.16亿元和12.89亿元,而在2020年,前三季度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则已达到亏损21.84亿元。

针对如何应对近年来的亏损情况以及内容上被多次约谈的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向B站发出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对方的回应。

在陈少峰看来,相较于业绩亏损,B站在内容上多次出现问题并被监管部门约谈、处罚的情况,短期来看会产生更大的影响,这直接证明了B站在内容审核和业务模式上存在漏洞,而内容又是B站发展的关键要素。

适当布局

截至目前,B站已陆陆续续透露出今后的发展计划,如计划在2021年出品三档可与《说唱新世代》比肩的S+级综艺;对整合营销“Z+计划”进行开放更多营销场景、提升效率和整合营销能力等升级;在商业资源方面,B站则确定在2021年开放的OGV资源(Occupationally Generated Video,专业生产内容)包括39部国创、26部纪录片、6项大型演出活动,以及电竞直播等。

陈少峰认为,如今B站已在多个领域破圈,但涉及的不少领域恰好也是市场竞争较为激烈的领域,包括视频平台、影视等方面。“虽然B站积累了一批忠实用户,且年轻化、具有一定购买力,但在部分竞争激烈的垂直市场,B站并非发展到了核心圈层,内容和商业模式也未能形成完全的独特性,因此会显得缺乏优势。”陈少峰如是说。

据B站发布的截至2020年9月30日三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显示,2020年三季度,B站的月均付费用户为1500万,同比增长了89%,但与爱奇艺实现1亿元以上的付费会员相比,中间仍存在着较大的差距。另据七麦数据显示,1月以来,在iPhone端的娱乐类应用免费榜中,B站处于第三或第四的位置,落后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在畅销榜中,则排在第四名至第六名。

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曾在对B站的监管情况通报中表示,“互联网企业驶入快车道是好事,但切勿一味追求速度而违规甚至是发生‘事故’。任何时候都别忘了安全第一”。

刘德良认为,“业务拓展有机会也有风险,而B站现在的业务已经很多元化了,当下B站发展的关键不在于拓展新业务,而是能否让已有的业务在垂直领域占据更多市场份额,避免出现不适当地分配资源,影响到自身发展”。

猜你喜欢


© 2012-2020 财经快报网 版权所有

网站联系邮箱:8 9 0 5 7 8 [email protected]

豫ICP备20023378号-20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