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音乐关停 还会继续to B服务
来源:北京商报 发布时间:2021-01-06 10:03:53

2008年成立的虾米音乐,在走过12年后正式将播放器业务画上句号。1月5日虾米音乐发布官方声明,确认将于2月5日0点关停播放器业务。而从3月5日0点后除网页端音螺平台音乐人(即原“数字音乐场景”业务)授权服务维持运营外,其他运营均停止。也就是说,虾米音乐放弃了to C业务,但还会继续to B服务。

北京商报

不只是版权问题

1月5日10时15分,虾米音乐发布了一封名为《感谢您的一路陪伴》的公告,文中提到“因业务调整,将于2021年2月5日0点停止虾米音乐服务”。按照声明,虾米音乐将分三个阶段调整业务,每个阶段相隔一个月。

2021年1月5日0点后,虾米音乐停止账号注册、会员充值、虾币充值、专辑购买等服务,开启用户个人资料与资产处理通道。2021年2月5日0点后,虾米音乐停止歌曲试听、下载、评论等所有音乐内容消费场景,停止个人资料导出或下载,仅保留账号资产处理、网页端音乐人提现服务。2021年3月5日0点后,虾米音乐除网页端音螺平台音乐人授权服务维持运营外,其他运营均停止,关闭服务器,届时及以后将无法登录。

关停声明发布后不久,阅读量已经破10万,“虾米音乐2月5日关停”的话题也冲进了微博热搜榜前五,评论区一片叹息。

公开资料显示,虾米音乐成立于2008年,发展至今已拥有3000万首曲库,并吸引超4万名原创音乐人入驻。回顾产品上线的12年,虾米音乐在声明中直言,“不可回避的是,我们在发展过程中曾错失了一些关键机会。在音乐版权内容的获取上,没能很好地满足用户多元化的音乐需求,这也是我们最大的遗憾”。

在总结虾米音乐关停的原因时,版权也是业内人士强调的一点。易观分析师于艳娣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腾讯音乐、网易都在发展自有版权布局以及扶持原创音乐人,但虾米在这两方面都没有明确的规划”。

从第三方数据看,版权缺失直接影响了虾米音乐的竞争力。艾瑞最新披露的2020年11月月度独立设备数显示,行业前四名依次是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网易云音乐,独立设备数分别是3.28亿、3.07亿、1.88亿、1.62亿。虾米音乐虽也在前五,但月度设备数3723万,且是当月唯一环比下降的平台。

但也有人认为,版权只是虾米音乐关停的因素之一。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虾米本来就不是以版权著称的小众音乐平台,关停还是跟阿里在文娱方面的失败有关系,大文娱策略的失败,优酷、阿里电影以及音乐板块都是受累者,找宋柯和高晓松来执掌音乐,更像是阿里创始人马云个人朋友圈玩票”。

北京商报

盈利难题

2008年创立,2013年被收购,阿里是虾米音乐发展历程中绕不开的话题。拿下虾米音乐后,阿里曾多次调整音乐业务,释放出对音乐的重视,比如将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组建成阿里音乐,在2015年成立阿里音乐集团。

虾米音乐似乎也在此后迎来了高光时刻。2014年,虾米音乐启动寻光计划,并推出虾米音乐人合集《寻光集》。2016年,虾米音乐独家发售了张艺兴个人迷你专辑《LOSE CONTROL》,并在2017年和2018年继续扶持原创音乐人。

可到了2019年,也就是阿里收购虾米音乐的第六年,阿里的态度变得微妙。当年,虾米音乐从阿里大文娱剥离,转到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3个月后,阿里和云峰基金向网易云音乐注资7亿美元。

在多个业内人士的解读中,阿里投资网易云音乐,都是虾米音乐边缘化的象征。“阿里投网易云音乐之后,潜台词是已经放弃虾米了,只不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虾米音乐今天才关闭”,王超直言。

于艳娣也谈到了阿里,她认为虾米音乐关停的重要原因是无法盈利,“阿里收购虾米后,通过各类活动赠送虾米会员,导致虾米平台盈利模式受损,无法进行多方盈利。而且QQ音乐、网易云音乐通过运营,都为自己建立了文化属性,突出了差异化,但虾米音乐在用户运营上一直没有大动作,无法获得某一类群体,壮大用户群”。

然而,此次的调整却并不代表虾米音乐彻底放弃音乐服务。虾米音乐方面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我们将在更多音乐商业场景服务上进行探索,依托全新的音螺平台持续创新,服务音乐人及业内合作伙伴,让音乐内容赋能更多场景”。

也是从阿里投资网易云音乐之后,虾米音乐对音乐授权等to B服务开始重视,代表事件包括虾米音乐与太合音乐集团达成数字音乐内容合作,在音乐版权、IOT智能设备、在线K歌等领域尝试数字音乐内容合作新模式,还与数字音乐分销商Believe Digital达成700万首歌曲的版权合作协议。

从to C到to B

虾米音乐播放器业务关停已经成为定局,此时各方的目光也逐步从先前的或惊讶或惋惜,转为对新平台“音螺”的好奇。

北京商报记者从阿里创新业务事业群相关人士处了解到,“虾米音乐今天刚刚上线了音螺。音螺是实现音乐内容管理、分发的专业平台,致力于帮助音乐人和厂牌拓展更多音乐使用渠道”。

根据音螺官网介绍,音螺现已与数十家顶级商业平台实现音乐内容分发合作,不仅可以使音乐作品一次性获得更大曝光,还能根据用量进行合理结算。音乐场景覆盖包括线上视听、线下空间、车载系统、智能终端等。此外,音螺的音乐内容将有机会在淘宝、支付宝、阿里云等平台曝光。

从品牌调性看,曾以原创音乐人为卖点的虾米音乐转向版权分发,符合商业逻辑,但to C业务本是流媒体平台吸引音乐人的招牌,播放器业务关停会否引发音乐人出走,还不得而知。

但不可否认的是,音乐市场仍存在着更多发展空间。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未来音乐业态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数字音乐市场规模预计能实现破290亿元,而随着互联网等技术应用领域的不断拓展,我国音乐市场行业不断涌现新主体,新经济下的产业链主要涉及音乐内容制作、音乐版权、运营传播等环节。

现阶段,瞄向音乐商业场景服务的也并非只有虾米音乐这一个入局者,如VFine Music与快手等公司达成了音乐企服合作、100Audio为多种品牌及商业活动提供音乐版权授权等。在业内人士看来,多家公司及平台的布局证明了市场可挖掘的空间。

“虾米音乐的转型也能看出国内音乐市场的发展变迁。”在乐评人王乐看来,经过近几年各大在线音乐平台的拼杀,瞄向消费者的用户服务已经逐渐进入到存量竞争阶段,格局大致已定,且用户增长规模逐年趋缓,提升用户付费率方面也需要时间,但此时在商业场景方面,随着版权保护逐渐规范、技术提升以及实际发展需要,音乐商业场景服务逐渐显现出较大的需求。

对于虾米音乐转型to B业务,第三方人士则有不同的观点。于艳娣认为“音螺是to B业务,虾米音乐播放器是to C业务,业务模式、面向的群体都不一样,关闭to C业务反而可以为音螺带来更多话题”。但王超则表示,“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连音乐播放器都没有了,内容分发从何谈起?”

然而,在实际布局发展过程中,能否制定出更为完善的商业模式,同时保证版权储备以符合市场所需等方面也是关键所在。在王乐看来,目前一个问题在于商用版权的正规使用仍处于前期发展阶段,尚未形成统一的规则、定价体系等,还需要经过各方的磨合探索,以找到适合各方的模式。

猜你喜欢


© 2012-2020 财经快报网 版权所有

网站联系邮箱:8 9 0 5 7 8 [email protected]

豫ICP备20023378号-20

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