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 > 财经 > 正文

回归零部件主业 京威股份新能源造车梦“折戟”

中国经营报 2020-03-23 15:09:04

“公司新能源业务终止了,重点发展零部件主业。”

黄粱一梦,曾立志在新能源造车领域干出一番事业的北京威卡威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002662.SZ,以下简称“京威股份”),日前在董秘回复投资者提问时确认了新能源造车梦“折戟”,公司放弃了新能源业务,回归零部件主业。

这并不让人意外,在发布此消息几天前,京威股份发布了2019年业绩快报,报告期内,京威股份出现了24.77亿元大幅度亏损,较2018年同期下滑2815.61%。

记者统计发现,2019年度,京威股份几乎“赔”掉了上市7年来累计净利润之和。有接近京威股份人士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2年上市的京威股份原本前途光明,但由于盲目进军新能源领域导致公司元气大伤。可见,如今“砍掉”曾经押宝的新能源业务,是自保亦是“断腕”的无奈之举。而早在2019年7月,本报记者在京威股份秦皇岛生产基地调查时便发现有迹象。当时,京威股份重点布局的新能源整车项目历时1年半毫无实质性进展。也曾有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项目或因缺钱才未建设完成。

(2019年在《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刊发了《实探京威股份秦皇岛整车生产基地:项目进展缓慢》报道一周后,京威股份对外发布公告称,公司终止了秦皇岛新能源整车投资项目)

京威股份的财报也印证了上述观点,京威股份对2019年计提资产减值总额约为20.28亿元,其中,仅长期股权投资减值金额占比就高达17.23亿元,主要系2015~2017年间在新能源汽车对外投资减值。

“失去的时间”要用削减不良资产来补齐。对于专注零部件主业后,京威股份是否计划转让业绩不良公司股权等问题?京威股份方面仅向本报记者表示:“关于年度业绩中的相关波动情况会在年报中详细说明。”值得一提的是,京威股份的股价已经从高峰时的22元/股(2015年12月31日收盘)跌到了2.78元/股(2019年3月20日收盘),下跌近七成。

对于京威股份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投资路径,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案例中心研究员钱文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建议:“虽然公司主要是通过资本运作来补充能力,但自身也需要不断提高在所要扩展领域的知识,做到真正地了解。这样在并购过程中可以减少因为信息不对称的问题,避免收购到名不副实的企业。”

曾经的香饽饽 如今的“烫手山芋”

自2012年上市7年多来,2019年,京威股份净利润首次出现亏损,这一亏却让投资者感到“透心凉”。

根据京威股份发布的业绩快报,2019年,京威股份实现营业收入36.3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2.9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7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2815.61%。

对于营业收入下滑,京威股份方面表示:“下降原因主要受国内汽车市场萎缩和福尔达资产出售合并口径变化影响,如不考虑合并口径差异影响,市场因素影响的营业收入下滑15.69%。”

公告中称,京威股份巨亏,与公司对2019年合并范围内各公司资产计提减值有关。京威股份在公告中称:“经公司管理层与年度审计、评估等中介机构初步摸底及测算,部分资产存在减值迹象,预计计提减值总额约为20.28亿元。

本报记者通过深入研究发现,京威股份出现大幅亏损,或是其近年来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投资酿下的苦果。

在20.28亿元减值金额中,仅长期股权投资一项就高达17.23亿元。其中,深圳市五洲龙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五洲龙”)、江苏卡威汽车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卡威”)、长春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春新能源”)、无锡星亿智能环保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宁波京威动力电池有限公司、宁波正道京威控股有限公司分别计提减值为4.84亿元、6.43亿元、1.09亿元、0.95亿元、3.78亿元、0.1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公司都是京威股份在2015~2017年收购或成立的新能源产业链上的企业。2015年,国内新能源汽车进入加速爆发期,资本蜂拥进入产业链。洞察到这一商机,京威股份通过收购这一相对简单有效的方式切入到新能源汽车领域,来实现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的布局。自此,京威股份走上“买买买”之路。

不过,几年下来,上述公司不仅没有给京威股份带来预期的红利,反而拖累了上市公司的业绩。

以深圳五洲龙为例,2015年12月,京威股份用自有资金5.52亿元收购了深圳五洲龙48%的股权。9个月后,深圳五洲龙被曝光骗取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上亿元,自此这家公司开始走下坡路。根据京威股份年报数据,2016~2018年,深圳五洲龙分别亏损1.98亿元、1.97亿元、3.69亿元。而根据京威股份最近发布的公告,由于受现行新能源市场影响,深圳五洲龙自2019年全面停产,涉及逾期借款未能到期偿还,还涉及多起诉讼。

“当原先聚焦于产业链中一个环节的企业想要转型、延伸自己的业务范围,最简单粗暴、行之有效的做法就是通过并购上下游企业,快速布局该领域。这在各个行业都不乏成功案例。”钱文颖表示,“但从京威股份可以看出,通过资本运作可以快速布局新业务,同时也会存在很多问题和弊端,比如出现资金链紧张问题。

黄梁一梦,回归零部件主业

新能源造车梦“折戟”,京威股份近年来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据记者不完全统计,2015~2017年间,京威股份花费将近40亿元收购了6家公司,其中4家是新能源产业链上的公司。此外,京威股份还规划了多个重点布局的新能源项目。其中计划在秦皇岛布局的新能源整车项目,计划总投资约160亿元。

但自有资金不足以支撑京威股份的新能源汽车版图。2016年8月,京威股份启动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计划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2.5亿股,募集资金70亿元。但不幸的是,历时1年9个月,京威股份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以失败告终。

钱文颖分析称:“对很多零部件企业来说,转型势在必行,但要把握好大刀阔斧和公司稳定运营的度,以及把握好收购、并购的范围和节奏,不是一股脑,只要是相关的企业都收进来。大量的资本运作虽然能快速见到成绩,但也容易造成资金链问题。”

据了解,2018年5月,由于资金链紧张以及出于给新能源汽车项目“续命”的目的,京威股份决定出售持有的宁波福尔达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尔达”)100%的股权、上海福宇龙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宇龙”)100%的股权、上海福太隆汽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54.4%的股权。针对京威股份转让股权的决定,当时就有投资者表示担忧:“亏损的公司不卖,卖掉赚钱的。”

现在看来,正是出售上述三家公司股权为京威股份业绩下滑埋下伏笔,京威股份失去了重要的“利润奶牛”。记者梳理发现,2015~2017年,福尔达、福宇龙、福泰隆三家公司累计净利润占京威股份全年净利润比重分别为35.98%、35.95%、86.59%。

2018年,出售优质资产“后遗症”显露。反映在财务数据上,扣除出售北京生产基地不动产和子公司股权,2018年,京威股份扣非后净利润为-5.25亿元。同年,深圳五洲龙、江苏卡威、长春新能源分别亏损3.69亿元、2.56亿元、2.22亿元。

投资机构红杉资本曾有个生动的比喻:“存活下来”的并不是最强壮或最聪明的企业,而是最适应变化的企业。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布局受挫后,京威股份开始走上自省之路。2019年7月,本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京威股份重大新能源项目无实质性进展并刊发了《实探京威股份秦皇岛整车生产基地:项目进展缓慢》的报道,随后京威股份对外发布公告称,公司终止了秦皇岛新能源整车投资项目。

在公告中,京威股份发了一段发人深省的话:“经过近几年公司对于新能源整车市场的考察,新能源整车产业短期实现盈利概率比较低,且建设期需2~3年时间,在建设期内只有大额建设开发费用支出,零部件主业业绩难以支撑,建设期的连续亏损可能导致公司出现潜在退市风险。”

“公司新能源业务终止了,重点发展零部件主业。”京威股份董秘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的战略调整是为了更长远的良性发展,经过前两年的基地以及股权的调整,目前已完成唯一的板块零部件主业的全国布局,在此基础上继续提升管理水平,扩大盈利空间。”

记者关注到,专注发展零部件主业,京威股份近日在客户开拓上动作频繁,据悉,京威股份正在参与特斯拉供应商的遴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