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 > 热点 > 正文

腾讯的生态化涅槃

项城网 2018-10-08 16:31:58

赶在十一长假之前,腾讯宣布正式启动新一轮整体战略升级,并相应地对公司的组织架构进行变革,将原有的七大事业群重组融合,保留原有的企业发展事业群(CD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技术工程事业群(TEG)、微信事业群(WXG),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形成了新的六大事业群。

消息一出,热议不断。

今年对腾讯而言,可谓是内忧外患,风波不止。先是受到了来自头条系的挑战,紧接着是游戏业务因各方面的原因受挫,投资者的信心大受影响,导致腾讯的股价由2018年初高点下跌超过三成;随着几篇“爱之深、责之切”的文章的广泛传播,公众对腾讯的看法似乎也受到了影响,纷纷对腾讯的投资行为、技术水平乃至整体战略提出了质疑。

在这样的背景下,腾讯的改革,其实并不令人意外。倒是变革的内容和方式,值得认真品味。读了下官方的公告,整个变革,核心是两个关键词:下半场,生态化。

下半场

腾讯这次转型的背景,是中国的互联网已经转入下半场。PCG和CSIG两个新部门,都因此而建。

互联网下半场这个说法,来自美团的王兴。他在去年7月份表示,中国的互联网进入“下半场”。之前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消费端用户数量的增加。一旦用户增速放缓,企业就需要精耕细作,让每个用户创造更多的价值。

因为2012年微信的成功,腾讯在移动互联网的上半场占据优势;如今,用户数增长见顶,而市场竞争在加剧:除了阿里、百度等企业,还有头条、美团、滴滴等新企业的竞争环伺。2C的互联网已逐步覆盖全部人群、场景和品类,企业之间开始竞争用户时长和用户粘性。

在头条出现之前,中国移动互联网领域,没有哪家公司能挑战腾讯的流量霸主地位。但是,2018年上半年,腾讯系产品的总使用时长占比,比去年同期下降了6.6个百分点;而头条系产品的总使用时长占比则快速上升6.6个百分点,迅速蹿升到第二位。此消彼长之下,腾讯的优势地位岌岌可危。

这次重组将原社交网络事业群(SNG)、原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和网络媒体事业群(OMG),与社交平台、流量平台、数字内容、核心技术等板块进行重新整合,成立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希望利用腾讯用户基数庞大的优势,将原来分散于不同事业群组的与内容有关的业务整合在一起,主打“社交+内容”。这是腾讯针对消费互联网领域新的竞争态势的反应。

下半场的另一个含义,如腾讯总裁刘炽平所说,是产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在这一领域,腾讯被认为不像阿里那样具备优势。阿里做电商起家,服务于交易的2B业务,从新零售到新制造的延伸很自然,阿里其他的“三新”——新金融、新技术(AI)、新能源(数据)都支撑了它从交易端向生产端的延伸。腾讯做社交起家,2C是强项,要向2B延伸确实有一定难度。腾讯云业务与阿里云业务之间的差距也常被人作为佐证提及。如果腾讯确实在起跑就落后了两个身位,这种落后的状况能改变吗?

腾讯致力于连接一切,是利用自己网络社交产品的优势,在消费端连接人与人,腾讯进一步提出,要借着未来物联网发展的大势,连接人与物,以此切入其他实体产业(如制造业)。这一未来图景要看技术发展的走势,现在还看不到明确的路径。

可以看到的未来,是腾讯利用微信等产品巨量的用户基数优势,首先连接产业中工作场景下的人,再通过人触达他们的工作对象,从而实现马化腾在今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所憧憬的“从连接人与人,到连接人与物,连接人与服务”,这庶几是一个可能的道路。

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在腾讯基于社交产品开发的那些应用,如企业微信、小程序,甚至腾讯文档,都是从社交场景出发,延伸到工作场景,在未来都大有可能发挥作用,甚至发展出移动互联网体系下的操作系统都未可知。想一想微软的操作系统和应用软件在PC时代的辉煌,腾讯这方面的潜力可以期待。新成立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未来的使命,就是完成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的升级,推动其他产业的数字化转型。

生态化

腾讯公告里的另一个关键词,是生态。而这一关键词的最大看点,是对中台的重建。

在互联网下半场,“腾讯的使命是成为各行各业最贴身的数字化助手”,是上半场“连接战略的自然延伸,是搭建新一代智能产业生态的未来路径”。马化腾也在其他场合强调过,“腾讯不会进入各行各业取而代之,而是做好连接、工具和生态三个角色:提供最有效的数字接口,最完备的数字工具箱,以及共建最有创新活力的数字生态。”

连接和工具的落地,好理解,腾讯如何建生态,值得琢磨。

腾讯今天的员工数量不过5万人,而整个经济体系的数字化转型的机会多如牛毛,腾讯能够具体实施的毕竟有限。可行的思路,依然是牢牢坚持自己的核心业务(连接和工具),把利用这些工具推动数字化转型的机会,交给市场中的合作伙伴。用我们在《战略节奏》一书中的术语来说,就是做数字化生态建设中的圈地者。

所谓圈地者,就是这样一类企业,它们在一个业务上迅速成长,在较短的时间里完成最基本能力和基础资源的积累,之后,同时在好几个领域寻找机会,争取每一个机会的价值最大化。

圈地者企业实际上是掌握了商业经营所需要的一些通用资源,例如资金或者土地,凭借这些通用资源,在若干个不同的产品市场里运营。工业经济时代的圈地者,他们的业务发展所需要的通用资源(如土地或者资金),具有排它性,一个企业的一个业务占用了,别的企业、别的业务就不能再同时用。他们圈地的目的,主要是获得范围经济效应和分散发展风险,业务之间彼此没有融合效应,还称不上生态型企业。

数字经济时代的圈地者则都是生态型。与传统经济不同,数字时代的通用资源是数据,而数据资源可以复用。微信的数据,拼多多可以用,京东、阅文、快手等都可以用,数据资源的每一次使用不仅不会对其产生消耗,相反使用过后还能产生新数据。这是数字经济时代和传统物质经济时代最大的区别:核心通用资源不仅可复用,而且通过数据的耦合能够产生新的数据、形成新的价值。

在互联网生态中,不同场景的应用产品,类似于自然生态系统中不同的物种,不同的物种之间,共享阳光、空气和土壤,同时又彼此依赖,形成生态链的上下游。在数字经济的生态里,数据扮演了循环中介的角色。生态型圈地者的重要任务,就是与产业链上下游一起,建立数据的治理机制,促进数据的复用、融合、再生,最终形成用户、合作伙伴和社会的共赢。

而现实是,在数据应用上,腾讯内部有很严重的数据墙问题,没有打通底层数据平台,不能做到互通互融;腾讯外围,情况更不乐观,一些腾讯系的企业,如快手与腾讯之间,只有投资的联系,却基本没有数据上的关联,这样的伙伴关系仅仅限于股权层面的合作,不能在资源上共融,业界对腾讯投资财务化的批评,也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腾讯要做真正的数字经济转型的驱动者,就必须做生态型圈地者,基于已有的杀手级社交应用的庞大用户基数,用流量团结更多垂直领域的合作伙伴,并在数据上形成“化学反应”,从而构建新一代智能产业生态。毕竟,在ABC的时代(AI+Big data+Cloud),数据的运营对腾讯这样的有数字基础设施性质的公司,可谓性命攸关。

要做到这一点,腾讯必须做好三件事,在腾讯的新战略宣言里都有涉及。

第一,要维持一个现象级的入口应用,我们可以称之为生态系统的基石性产品,以维持庞大的用户基础。这个应用,眼前非微信莫属。于是,我们看到这一轮的结构调整,微信事业群基本保持原样没变,甚至连微信的企业级应用也还暂时保留在微信事业群里;

第二,团结更多垂直领域的合作伙伴,共同扩充系统流量,增加用户粘性,让数据多起来。估计仍然是要采用少数股权投资的方式,只是投资的战略方向和重点可能要统一,避免过去各个BG各自为战的方式。这一轮调整中企业发展事业群CDG未来的动向值得关注。

第三,促进整个生态体系在数据上的合作,让数据活起来,创造更多的价值。

这次腾讯变革的最大看点,是腾讯如何建设良好的数据生态,让数据活起来。马化腾在多个场合下说,数字化转型之后的企业,就是在云上用人工智能处理大数据。数据这一战略资源,对腾讯的未来至关重要。

技术工程事业群(TEG)在变革前的七大事业群体系下,原本居于后台。这次先是有传言要与产业事业群整合成一个面向B端的大事业群,最后出来的消息,是仍然保持独立,只是重新定位成为技术中台,为产业事业群中的2B(面向企业)和2G(面向政府)的应用服务,提供技术支撑。

这当然比把TEG放到某一个前台业务群组要好,但还远远不够。在笔者看来,这个中台还要肩负另外一项重任,就是为未来基于数据的生态体系建立基本的治理规则,以促进整个腾讯系的数据耦合、复用,让生态真正“活”起来,从而产生新的裂变价值。

现实的挑战是,在腾讯内部的数据尚且互不连通,腾讯外围的腾讯系公司之间就更是各行其是,未来可能成为腾讯在互联网下半场竞争中的最大漏洞:京东、美团等腾讯投资企业在羽翼丰满后,均开始对外提供云服务,与腾讯云抢食垂直市场份额,其核心就在于云计算事关公司核心数据,在没有一个新的让各方接受的治理结构出来之前,大家都会紧紧护住自己的数据资产,各自画地为牢。长此以往,腾讯希望通过投资,特别是没有控制权的少数股权投资,实现自己的“半条命”战略,恐怕是竹篮打水。

这个数据运营“生态化”的过程,就需要腾讯不仅仅在技术上,而且在数据治理上,去重建一个强有力的中台,在中台上构建数据共享、共营的新的机制,形成新的数据资产运营模式,让各个合作伙伴之间的重要的数据资源,以彼此能够接受的方式来复用并产生新的价值。只有这样,腾讯才能真正成为合作伙伴数字化转型的“助手”。这项任务涉及到整个腾讯系的未来,公司内外利益纠葛交错纠缠,难度可想而知,绝非一日之功。

今年11月腾讯要庆祝自己20岁生日。历史上,每隔六七年腾讯都要经历一次重大变革。2018年的这一次,是腾讯在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转型时的一次急峻转身,是一次由传统的产品型公司向生态型企业的涅槃之旅,无论是否能获得与6年前那场变革同样喜人的结果,都会深刻地影响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未来走向,值得我们认真持续地观察。